李晗(中)在高速路口执行防控任务。

  □文图/本报记者 李晶 通讯员 苏雪菲

  谁也不曾想,庚子年春节是如此情景,来势凶猛的疫情冲淡了节日的喜庆。而对于奈曼旗公安局交警大队辅警李晗来说,这个年,却是她人生的新起点——

  1月27日(正月初三) 星期一 天气:晴

  今天是我投入疫情防控工作的第一天,我穿着防护服,拿着体温枪,机械地重复着:“您好,请配合测量体温。”“您好,G45高速公路奈曼段现已封闭。”

  寒冷的北风早冻透了我的全身,牙齿不断碰撞。

  “滴”的一声,体温枪“罢工”了。“快点啊!还让不让人回家啦!”后面的司机不停催促,面前的车主冷漠地升起车窗玻璃,我忽然觉得特别委屈。帐篷里的老刘急忙跑出来,接过我手中的体温枪揣进怀里,微笑着对司机说:“天气太冷,体温枪不好使了,暖一会儿就好,请您稍等。”又回头对我说:“你去吃点面暖暖身子,这里交给我。”

  我钻进帐篷,抱起一碗泡面,泪水模糊了眼睛。新年之际,阖家团圆,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让人坐立不安,大队通知全员投入防控一线。上岗第一天,就如此遭遇,我的心情跌到冰点。感觉怨气充满胸膛的刹那间,我抬眼看见了站在风口的老刘。

  还有9个月,老刘就要退休了,这次防疫工作本来没安排他,他却主动请战。看着他有些佝偻的背,我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一天的工作让我身心疲惫,回到家什么也不想管,我只想睡觉。

  1月30日(正月初六) 星期四 天气:晴

  早晨接到新通知,我和老刘被派驻到居民小区执行防控任务。

  这是一个老旧小区,“停摆”多时的电动大门锈迹斑斑,门卫室不足10平方米,一张脏兮兮的单人床,几个板凳,一张破旧的办公桌,挂在墙上的电视布满灰尘。

  按照要求,防控组的任务是对出入小区的人员测体温,发现异常及时上报。让人烦心的是,个别人不配合,一眼没看住就进门了,发现后得追出老远测体温。

  一天下来,感觉心力交瘁。特别是那个王大爷,一天进出小区10来次,每次测体温都推三阻四,真愁人!

  2月4日(正月十一) 星期二 天气:晴

  今天,苏队长到小区门卫来给我们开会,值班室已收拾干净。老刘抽空打扫了卫生,换上干净的床单,装好门窗玻璃,墙边还放了个“小太阳”,屋里有了热气。

  苏队长布置两项任务:一是成立党小组,统筹疫情防控的各项工作,并在门口挂党旗;二是防控组要对小区实行“一图一表一微信”管理。

  我和老刘一组入户排查登记,负责小区145户中的30户,都是步梯,一共六层。爬楼、敲门,几次被住户甩脸子。最糟心的那户,我和老刘第二趟敲门时,门是开了,却有个中年妇女不耐烦地嚷嚷:“大中午的,你们烦不烦?我不进你们的微信群!”说完呯的一声关上门。

  干裂的嘴唇、冒火的嗓子、饥饿的肚子,加上难听的话,刺激了我的泪腺,眼睛像坏了的水龙头,泪水夺眶而出。我被气得嘴唇发抖,老刘劝我回门卫休息,剩下的几户他自己登记。

  历经磨难,一天时间,终于把“一图一表一微信”建起来了。

  2月8日(正月十五) 星期六 天气:晴

  今天,党旗挂起来了,小区的电动门修好了,还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。

  中午时分,王大爷敲开门,我边给他测体温,边问:“您要出去啊?”他却答非所问,只问我谁是党员,老刘说他是。“怪不得挂党旗呢,我也是党员,1962年就入党了。关键时刻还真要靠党,靠我们党员的信仰。”信仰?这个词似乎很高级,什么是信仰呢?

  刚喘口气,上午出去过一次的小王满脸堆笑,“警察姐姐”的叫着,以见女朋友为由,要求再次外出,我真是又气又乐,正要开口,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小伙子别添乱,处对象不在这一时。”说这话的居然是王大爷!

  有人告诉过我,王大爷今年84岁,脾气怪,不爱说话。

  傍晚时分,王大爷再次敲开门,向我们反映三号楼车库住着人,通过调查,我们及时更新了小区实际居住户数。

  吃过泡面后,我在小区巡查。王大爷迎面走来,颤颤巍巍的手上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元宵,叫住我说:“大过节的,你们不能回家团圆,我老爷子心里不舒坦,给你们煮点元宵……”

  我眼眶一热,不禁问道:“大爷,您怎么……”我没好意思继续说。“是不想问我为啥变了?”王大爷呵呵笑着说:“其实我没变,只是人老了,脑子一时糊涂,忘了党员的职责,这几天啥忙没帮上,还拖了后腿……”他说知道我们早上6点来,晚上10点走,有天傍晚,还看见苏队长带人弯腰跪地的修那个破门……

  我抱着滚烫的元宵盆,内心热浪翻滚,突然明白了“信仰”的含义。信仰是面对苦难时,全力以赴的行动;是面对艰险时,选择无畏的决心;是心怀牵挂,仍一往直前的勇气;是忍住委屈,仍要解决问题的力量。

  天彻底暗下来了,我们吃着大爷送来的元宵,心也暖了。

  2月14日(正月二十一) 星期五 天气:大雪

  今天是我投入疫情防控工作的第19天,大雪纷飞,银装素裹,世界成了一个颜色。街道空寂,防控工作井然有序地进行着。我们熟悉了小区内的上班人群,给他们测体温时总要互相问候,从陌生到熟悉,从提醒到爱护,我们融为了一体。

  桌子上放着小区居民悄悄送来的苹果和矿泉水。西窗台泡沫盒中原本东倒西歪的小葱似乎也挺直了腰身,还长出了几棵翠绿的嫩芽。

  “雪停了,大家都出来扫雪!”苏队长招呼着大家。我沐浴在雪后的阳光中,边扫雪边堆雪人,没一会儿,有几个小区居民也加入进来。

  “妈妈,这红旗真好看!”一个孩子的声音传来。

  我抬头望去,红旗真美,它让我想起少年时胸前飘荡的红领巾。党旗下跪地修门的苏队长、警车旁苦口婆心的杜队长、门卫室里快退休却仍然勤快的老刘……原来,我们都在红色信仰的熏陶下生活、工作,党员们率先垂范,带领我们经历风雪,攻坚克难。我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,追求坚定的信仰。

  下班途中,我感觉无比兴奋,心中似乎有团火在燃烧。回到家,女儿和父母早已进入梦乡,我却毫无睡意。我端正地坐在桌前,铺开纸,满怀激情地写了:入党申请书……